《暴君的粉嫩娘親》

下載本書

添加書簽

暴君的粉嫩娘親- 第16部分


按鍵盤上方向鍵 ← 或 → 可快速上下翻頁,按鍵盤上的 Enter 鍵可回到本書目錄頁,按鍵盤上方向鍵 ↑ 可回到本頁頂部!

“我們公主難道不是貴賓嗎?”樂雪扯著喉嚨大叫一聲。

“奴才該死,奴才失言!

“行了行了!蔽覔]手阻住樂雪,咬著她的耳朵說道,“咱們的確不是啥貴賓,咱們是肉票呀!

“什么肉票?”樂雪迷糊地望著我。

我對天翻翻白眼,看向領頭的廚子,“那你隨便下兩碗面給我們充饑吧,萬一餓死我倆,王爺面前你們也不好交差!

“是,請公主稍候片刻!彼膫廚子忙轉身忙碌開了。

我在廚房里溜達,揭開爐子上一鍋燉品的蓋頭,又瞄到旁邊放了兩碟子堆高的巴豆粉,很是稀奇,故意問道,“這個是什么?”

“哦,王爺近來腸胃不暢,御醫特囑咐我等,在湯里放少許巴豆粉!

“可以通便?”我問。

“呃,是,公主!

“可不可以給我半斤?我的婢女腸胃一直都不太通暢,吃這個剛好!

“?公主我……”樂雪的叫聲給我扼殺在目光中。

“當然可以,不過這個東西不可以放太多,否則反而會傷害身體,每次只需一小勺即可!睆N子說道。

“好的好的,謝謝你啊師傅!蔽医o樂雪打了個眼色,她嘟著嘴巴,拿紙包承裝巴豆粉。

“哦對了大師傅,面里給我加點料啊!

“料?”

“就是食材!蔽曳。

“明白公主,奴才會用八寶魚湯烹制,再加上上等的鱈魚片,以黃花菜、冬筍、木耳、茶干、干胡蘿卜絲、干菜梗絲、豆腐皮、白芝麻等佐和,再……”

“啊行行行!蔽壹泵Υ驍鄰N子的喋喋不休,端著下巴瞄那鍋燉品,“這是單獨給王爺吃的東西?”

“不錯,這鍋天下一品珍味寶,奴才等用小火熬了兩天兩夜了,其間不能斷火,還要……”

“行行行!蔽壹泵τ执驍嗨,自言自語道,“給龍祁吃的就行了!彪S即向樂雪招手,湊著她的耳朵低語了一番。她驀地瞪大眼,“當真?”

我點點頭,“快去!

樂雪哭喪的小臉,給我一瞪,勉強展顏,強行歡笑,幾步攔住那四個廚子,嚷道,“哎呀幾位大師傅,我家公主其實有好幾味東西不吃的,剛才這位大師傅說,說什么來著?冬筍?木耳?來來,我來告訴你們,我家公主喜歡吃什么,一些放進去我家公主不愛吃的,都得挑出來,重新弄,麻煩各位了!

076 笨啊

“是是是!

我偷瞄著給樂雪拉到一旁,背對我的四個廚子,心里大樂,從懷里掏出那包巴豆粉,揭開燉品蓋子,趁人不注意,手腳利索地一骨碌全給摻了進去。

丫滴,看你這廝,這回拉不拉得死你!敢給我下藥,姑娘我就用半斤巴豆粉,好好回敬你一下!

昏暗的船艙內,只點了一盞幽黃小燈。

樂雪抱著肚皮,病懨懨地爬上床,給我一嗓子吼得又坐了起來,“去洗呀!”

“公主可不可以不洗啦!

“你拉完臭臭不洗屁屁,你要不要緊?”我捏著鼻子瞪她,啼笑皆非道,“我真不知該說你什么好了。你明明看著我把半斤巴豆粉灌到那湯里的,居然還會喝下去!

【TXT小說:】“那王爺派了人來賞賜公主您嘛,樂雪見您睡著……就算醒著,樂雪是公主的婢女嘛,主子有難,當然是奴才來擋了。樂雪怎么可以讓公主你喝下那碗巴豆湯呀?”

【書】我哭笑不得地抽搐唇角,“你就不能倒掉嗎?然后假裝拉肚子不就成了?總比你現在拉得渾身虛脫好受!

【TXT小說:】“對哦,樂雪怎么沒有想到呢!。

“我真是給你氣死了。你這個破腦袋裝的全是漿糊嘛?”我嘆了口氣,“你要是到我那間學校去就讀,你肯定畢不了業的!

樂雪拉著褥子躺下,我猛地又一嗓子,“去洗!”

“公主為什么每次都要洗?”

“你丫滴講講衛生好不好?在我老家有抽水馬桶,高檔點的浴室都有便后沖洗的設備,你這里有個屁?兩塊毛皮擦得干凈嗎?我的天,還反復拿來擦幾次……想想就惡心。!去洗。!”

“有什么好惡心的?大家都這樣……啊我洗我洗我洗嘛!睒费┮娢夷д婆膩,急忙跳起,點頭大叫。

分割線

船行數日,在渭水鎮靠岸,隨后改趁馬車向龍氏皇朝的都城進發。

一路上,我交代樂雪安分守己呆在自己的馬車里,心知人生地不熟的,逃亡也沒用,更何況身上一毛錢也沒有,妄想逃回離國,簡直就跟癡人說夢差不多。

又過數日,這一天隨行婢女捧著一套華麗衣衫彎腰爬入我馬車內,說是要替我更衣。

我一手撫過這套柔軟的絲帛,“你退下,我有樂雪伺候我更衣就足夠了!

“是,公主!

“公主?”樂雪喚了我一聲,“怎么了?”

“看來,我們該打起精神了!蔽衣忾_腰間繡帶,淡淡說道,“大都到了!”

077 恭迎

跪坐在馬車內,緩緩伸開雙臂,任由樂雪給我著上一套黑色立領,袍邊繪制金鳳展翅圖案的正統公主服,外罩一層逶迤拖地淡墨色煙紗裙,厚實且華麗。發絲盡數散開,重新盤髻,發端鑲上一支簪,簪尾流蘇浮動,金光閃耀。

我起身,在樂雪扶持下,和衣緩步跨下馬車,駐足在大都城金漆招牌之下。

樂雪扶著我的手驀地一緊,身子向前傾去,給我即時抓住,順著她的目光望過去,只見一條寬闊大道氣勢磅礴向前延伸,一望無際。

兩旁跪伏的是無數平民百姓,數以萬計、頭點地、卑微而渺小,靜寂一片,針落可聞。

這排場,果然嚇人!

我扶著樂雪的手猛地抓緊,強自鎮定住心神。

“公主請!逼硗跣χ蛭冶攘藗手勢,不過我卻發覺,他這個笑似乎有一點點勉強。

看他左右張望,似乎與我一樣對眼前的情景感到很訝異,難道說,這些人不是祈王安排的、這么個寬宏的排場也不是他擺出來的?

不容我細想,樂雪在身旁催促我起步。

我暗暗吸了一口氣,面無表情地抬腳向前,裙紗隨著微寒曉風,拂過地面,緩緩挪動。

“公公主,我我……緊張!睒费]出息地低聲叫喚。

“鎮定!”我丫滴也緊張好不好,沒事兒擺那么大的排場給我看,想嚇破我微小的膽子么?

這該死的裙紗曳在地上,拖動很困難,我幾乎是一步一個腳印,就怕走快了,這么多人面前摔一跤,啥面子都沒了。

我抬頭,烏絲隨風飄曳。遠遠地望見一群浩浩蕩蕩的人齊齊整整排成兩列,以一名錦衣華服青年為首快步向我這邊走來。

不是吧?我磨著小鋼牙,雙眉微微一跳,心里暗暗嘀咕:還派這么多人來接我?不是接我的吧?

我偷偷瞥了樂雪一眼,后者正苦巴巴地看著我,低聲說道:“公主,你有沒有覺得,這個事情,越來越奇怪了!

“廢話!”我動了動唇,盡量保持一臉平靜的勢態,咬著牙齒,從齒縫里把話給憋出來,“白癡都看的出來好不好,龍氏皇朝的王上,到底是何許人呀?”

“誰知道?”樂雪學我說話的樣子,盡量壓低聲音,從牙齒縫里把聲音小小發出來。

“屬下龍影,敬奉我朝皇帝陛下之命,帶同文武百官,前來恭迎潯陽公主大駕,公主千歲,千歲,千千歲!”字字鏗鏘,擲地有聲,這名錦衣華服青年,唇紅齒白、相貌俊俏,也是個不可多見的俊逸男子。

此人率領一眾官員,向我身邊跨前一步、單膝點地,姿勢優雅地拜服在地,青絲飄拂、袍邊施施然拖了一地。

“千歲千歲,千千歲!”身后一眾官員瞬時全部矮了一截下去。

078 龍影

我瞪大一雙杏眼,瞳孔放大N倍,悄悄把腦袋朝樂雪那邊靠了靠,挑挑眉毛,低聲問道,“他是誰?”

“此人就是,龍氏皇朝,一人之下,萬萬人之上,給當朝圣上賜予賢人封號、準予國姓、歷年來最年輕的當朝一品左丞相,龍影!”

“丞相不必多禮,丞相快快請起!”我那個瀑布汗的。

怎么受得起他當朝一品如此大禮,急忙一步跨向前,低腰伸手扶住龍影。

適逢他仰起頭,一雙燦若星辰的眸子同我不期然對上,雙方各自一怔。他探究的目光持續在我臉上游蕩,不知在審視什么東西?吹梦倚睦锊挥擅,暗想:該不會給他看出個什么名堂來,發現我這公主是假冒的吧。

好在,就在這時候,祈王那東西跳了起來,走到龍影面前,陰聲冷氣地笑道,“丞相來得還真是快呢,本王與公主剛到大都,丞相便聞風而來,速度之快,真叫本王大開眼界!”

龍影笑著給祈王作揖,“王爺莫不是想偷偷帶著公主回祈王府吧,這么做,恐怕于禮不合!

“有何不可,我與潯陽多日不見,府中敘敘舊也不行么?”

“王爺這一路上,還沒有敘夠么?”龍影不卑不亢地回敬龍祁,“莫非公主不待見王爺,所以這一路上,也沒怎么著敘?……”

“你!”龍祁立時翻臉。

我急忙扯著樂雪的胳膊往后退了一步。

他二人奇怪的目光同時向我這邊射過來,“公主怎么了?”

我呵呵訕笑數聲,“沒,沒事!

我是想:你們兩個要是動起手來,拳頭不長眼睛,離你們遠一點,可以少受傷害。

“請公主與龍影一起回宮,皇上正在同心殿等候公主大駕!

“等等!饼埰钜皇指糸_我與龍影二人,“公主,還是先與本王回府……”

我扯著樂雪呆瓜繞過龍祁礙事的身子,匆匆忙忙跑到龍影身邊,“呃,丞相大人,咱們走吧!

笑話,你區區一個王爺還想和皇帝對著干嗎?我才不要當你幫兇,免得到時候自己怎么死也不曉得。胳膊怎么擰的過大腿呢?這個皇帝,鋪那么大排場來召見我,我忽然有了一咪咪興致,想看看他到底是何許人了——

079 面圣

在龍影帶領下,我們一行人浩蕩地入了宮門,來到議政大殿:同心殿階下。

仰首看著自己面前連綿而寬闊的數百級臺階,兩旁齊整地立著侍衛,愈往上,愈發只看得見一小點黑色人影。

“宣,潯陽公主晉見!”一道接著一道的喊聲自上而下傳來,氣勢威嚴。

我認命地苦嘆一聲,端起整張肅容,不茍言笑往上,踩著一級級開闊的階梯,黑色褥裙拖曳著滑過每一層臺階。

龍影率文武百官與我間隔數步,跟在我身后緩行。

我忍不住仰起頭,看著離我愈來愈近的同心殿大門,一步步挪上去,終于走完最后一層,我佇立在這片開闊的平臺上,仰望面前巍峨的大殿。

“宣,潯陽公主晉見!”

跟著太監的叫聲,我暗暗鎮定心神,深吸了一口氣,穩穩妥妥地邁出步子,跨入十人開的同心殿大門,慢慢往下走了數層,在一眾官員的注目禮下,徑自向中間一道飛架在方池上的開闊石板走去。

隨著我的移動,數百雙眼睛通通凝住了我。

我垂著頭,只顧盯著自己的腳走路。

聽聞腳步聲輕啟,我緩緩仰起了腦袋。

只見對面通往王座的臺階上,匆匆步下一人,我只來得及看見他曳地的黑袍滑過石板,驀地便給人摟入懷里,淡馨之氣撲鼻而入。

“潯陽,想不到你我這么快又見面了吧?”

聽到這個熟悉的聲音,我杏眼猛瞪,大腦一下子混沌開了。

“啊,公主,這個不就是……”

我猛地抓住樂雪呆瓜的手,制止她繼續說下去,不靈光的腦袋努力想要整個頭緒出來,卻混沌的很,還毛骨悚然地想到:自己有可能陷入一場可怕的政治斗爭之中……

我輕緩抬頭,冷凝地看著面前這位年輕而俊美的君主。

是,他就是那日,我在嶗山前遇到,與我共同抗敵的白衣青年。真是想不到這么快就見面了,而且還是……在如今這種盛況下,見的面。

“潯陽參見陛下!

“公主請起!彼皇址銎鹞,對我微笑,“公主之前救過朕,趁此機會,朕理應向公主道一聲謝,若不是公主聰慧機敏,朕恐怕難以脫困!

“潯陽不敢當!备悴欢J里賣啥藥。我倒退一步,神色戒備地看著他。

080 軟禁

“怎么不敢當?”他又逼近過來一步,笑著扶我,“公主若是不敢當,這世上還有何人敢當?朕說要謝你,公主亦要推脫么?”

我偷偷瞥了他一眼,見他雖在笑,可明顯笑意未抵達眼中,那種刻意擺出來的冰冷寒笑,倒還不如不笑。

我再望了他一眼,下意識揉揉眼睛,發覺他臉上給一片木然覆蓋住了,覺得此人就像帶了個人皮面具似的,木無表情,把所有情緒都壓在了心底。

天哪……我連這都看的出來,真是太佩服自己了。

人家那叫皇帝,位高權重、高處不勝寒,當然孤獨了,想要至高無上的權利,便必須得獨自品嘗孤獨,這是永恒不變的定律。

麻木不仁也好、孤獨寂寞也好,都不關我事,我只希望,他不是有目的?
小提示:按 回車 [Enter] 鍵 返回書目,按 ← 鍵 返回上一頁, 按 → 鍵 進入下一頁。 贊一下 添加書簽加入書架
北京单场赔率真傻逼