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王牌特工之旅》

下載本書

添加書簽

王牌特工之旅- 第1部分


按鍵盤上方向鍵 ← 或 → 可快速上下翻頁,按鍵盤上的 Enter 鍵可回到本書目錄頁,按鍵盤上方向鍵 ↑ 可回到本頁頂部!
,各方勢力的夾縫中,逐步走上了——鹽梟之路!樂天周旋在朝廷與江湖之間,娶郡主,搶王妃,霸圣女,可謂武林玉女投懷送抱,官家美婦暗送秋波!







第一集:異界私鹽 第01章 不羈特工

夜幕下的大海漆黑一片,海面百米以下,一個只穿著熱能隔離衣的人影靈活地撥打著水流,速度比劍魚還快。

海軍總部傾力打造的水下特工果然名不虛傳,在深海急行了幾個小時,不僅體力如常,而且一直沒有浮上水面換氣,仿佛他就是一條人形的海洋生物。

靠著特別的水下本領,海軍特工終于奇跡般穿過了敵人的各種探測裝置,成功到達了目的地——恐怖組織的海島基地。

“轟——”

連串爆炸的火光沖天而起,計劃進行得無比順利,令正在用衛星監看的軍部高官們同時松了一口大氣。

幾分鐘過后,一個負責通訊的女士官首先擔憂道:“樂天怎么還沒有出來?他不會……”

頭發半白,一臉威嚴的海軍上將從大屏幕前回過頭來,無比自豪道:“放心吧,這樣的爆炸能困住那小子,他就不是咱們的王牌特工了!”

“哈、哈……還是老板你了解我,不過你可沒有艾娜會關心人。”戲謔的笑聲從通話器里傳出,讓那秀麗的女士官當場露出了含情脈脈的微笑。

眾人的目光又集中在了屏幕上,只見一艘快艇神龍般從大火中沖出,迅速遠離了變成火海的島嶼。

指揮室內眾人擊掌相慶,但許多人,尤其是女士官們很快發覺了不對勁兒的地方,快艇偏離了原計劃的回程路線。

“樂少校,你又在干什么?!立刻回來報到,不然我關你禁閉。”上將的笑臉凍結,對著通話器大吼起來。

“老板,別生氣,小心傷身,呵呵……我這兒還有兩個無辜的人質,總要先把人質送上岸吧,不然媒體會說你老人家沒有人情味的。”

“什么民眾,肯定又是漂亮女人!讓她們自己開船靠岸,你不能曝光,立刻回來;樂少校,你是軍人,必須服從命令!”

將軍已是大聲咆哮,而王牌特工的回應則是假裝通訊中斷。

眾人似乎已經見慣了這一幕,幾個女士官好奇地放大了衛星畫面,果然看到王牌特工與兩個美女摟抱在一起的“違規”畫面。

王牌特工風流多情的名聲果然沒有半點偏差,屢犯軍規的愛好也沒有半點改變。

神秘的夜色悠然過去,陽光從天際飛來,灑在了一艘靠在海邊的快艇上,然后照亮了一具的陽剛男體。

樂天趴在船頭,半邊身子都掉出了船外,微涼的海風吹來,終于弄醒了縱欲半夜的風流特工;一張開雙目,樂天看到了水面那張略顯清瘦的國字臉頰,不是那種讓女人尖叫的奶油俊臉,但卻讓人越看越順眼。

眼簾微微一收,年輕的樂天眼中浮現迷人而無賴的微笑,古銅色的身體隨即翻身躍起,四肢一動,勻稱的肌肉立刻爆發出冷酷的力量。

“唉,那兩個女人也太瘋狂了,把衣服都扯成了碎片!嗯,回去還要寫報告,怎么應付老家伙呢,頭疼!”

無紀律,無組織的王牌特工正在思索找哪個美女幫忙,海面突然毫無征兆地刮起一道滔天巨浪,兜頭蓋臉向快艇砸來。

“轟!”

軍用快艇眨眼變成了碎片,樂天敏捷地跳入了水中,躲過了重若千鈞的海浪打擊;王牌特工得意地吹了一記口哨,正想潛入海中飛速離去,海面突然又無聲無息地出現了一個詭異的漩渦,嗖得一聲,漩渦將渺小的人類卷入了海底。

強大的水壓四面八方沖擊而來,細密的血珠從樂天渾身冒出,染紅了他身周的海水,死亡已近在咫尺。

樂天不愧是身經百戰的王牌特工,竟然在強大的水壓撕扯下穩住了身形,然后左右兩腳互相一踢,奇跡般掙脫了漩渦,然后以平生最快的速度沖向了水面,

嘩得一聲,水花四濺,水面的平靜被突然打破,樂天一邊抹去短發上的水珠,一邊飛速左右環望,第一時間弄清四周環境那是特工的本能。

“啊!”

重重的驚嘆激起了層層波瀾,從不畏懼的王牌特工此時卻一臉震驚,半浮在水面變成了泥塑木雕。

山,四面環山?!前后不到一分鐘,他就從大海來到了一個山間湖泊,這……怎么可能?到底是怎么一回事?太詭異了!

樂天飛速游上了岸,在湖邊的山峰與樹林間仔細搜索,卻沒有找到絲毫人煙的痕跡;王牌特工最后爬上了圍繞湖泊的高高石壁,眼前一亮,他看到了一片汪洋大海,這才明白自己身處一座無名海島上。

一見到海水,王牌特工就像見到老友般安心了許多,如釋重負抬頭一看,原來夜色已經悄悄把他包圍;下一秒,王牌特工的恐怖尖叫猛然充斥了無名孤島。

月亮,兩個月亮,天空一左一右出現了兩個月亮!

天啦,兩個月亮的世界?!

※※※※※※※※

相距海岸百里左右的一片海域上,十幾艘用人力劃動的戰船正護著幾艘貨船緩緩前進;戰船與貨船兩側的成排船槳有力地撥打著海面,古老的風帆隨風扯動,從船頭到船尾,站滿了穿著統一勁裝的精壯大漢,人人持刀佩劍,殺氣騰騰。

最為豪華的一艘三層客船上,歌舞女色環繞不休,幾個大人物正在推杯換盞,笑聲不斷。

一身官服的趙大人已是歪帶烏紗,肆無忌憚摟抱隨船艷姬;他左側的威猛中年男子則是江湖赫赫有名的東郡漕幫幫主王震,右側則是一個正在飛速撥動鐵算盤的錦衣胖子,不用多看,只憑那一身銅臭味就能斷定他奸商的身份。

貪官、黑道、奸商,這就是雙月大陸最為常見,也最為有效的私鹽黃金組合。

算盤一頓,奸商何鐵算的胖臉笑開了花,“趙大人、王幫主,咱們此次投入本錢十萬兩,除去開銷,至少凈賺八百萬兩,嘿嘿……一年多跑幾趟,咱們會比皇宮還有錢,私鹽這買賣比金礦還好賺呀!”

揚城知府聽得兩眼放光,隨即又擔憂道:“咱們雖然占了這條鹽道,但聽聞朝廷派六王爺毀了青天叛軍的陸地鹽道,本官擔心反賊會打咱們的主意;還有飛虎山莊,聽說也在秘密建造船隊。”

“大人說得不錯,朝廷為了提高鹽稅,已任命六王爺為欽差,大力打擊私鹽;陸路被毀,青天軍又不能沒有這買賣,必會動海上鹽道的主意;不過大人放心,王某也早有準備,只怕他不來,來了就叫他回不去!”

王震話音未落,一個漕幫水手已慌慌張張沖了上來,“啟稟幫主,前方出現敵船蹤影,看旗號是青天軍,船數眾多!”

三個大人物臉上笑容一僵,王震先前說的雖然殺氣騰騰,但青天軍的威名卻比東郡漕幫響亮得多,是迎頭決戰,還是逃避敵鋒,恐懼與為難在三人眼中迅速轉動。

“他們一定會決一死戰!”

悅耳清脆的聲音在青天軍指揮戰船上回蕩,說話的紫衣少女手指海圖,對身邊的紫衣美婦道:“娘親,漕幫的船隊現在應該在這兒,一刻鐘后就會與咱們相撞;他們如果左轉,會被死島的暗流送進鬼門關;右轉會繞到峽側面,偏離回到揚城的航線;以王震的經驗,漕幫水上功夫也不差,他們定會與我軍決一死戰!”

紫衣美婦豐潤橢圓的玉臉閃現贊許之色,一個白衣公子上前一步,靠近了嬌美玲瓏的紫衣少女,恭維道:“鈴兒小姐果然聰明過人,在下聽明白了,既然要打,那就先下手為強,玉龍愿率領飛虎山莊的人馬打頭陣!”

“司徒公子,飛虎山不善水戰,打頭陣不合適。”

風鈴兒毫不客氣地掃走了白衣公子的恭維,蘋果般嫩紅玉臉神色一冷,隨即話鋒一轉,再次拋出了她個人喜愛的古怪難題,“司徒公子想出答案沒有,天上的雨是怎么來得?”

司徒玉龍手中的折扇一頓,當場僵立,再也裝不出翩翩公子的風采。

紫衣美婦暗自一笑,及時出聲化解了尷尬,“司徒公子的勇武天下皆知,飛虎山莊乃一著奇兵,請司徒公子隱在峽內,我們玉女宮的戰船會假裝敗退,關鍵時刻,你們再殺出來扭轉戰局。”

玉女宮是青天軍四大支柱之一,宮主風漫雪的聲音雖然沒有女兒的青春嬌脆,但卻多了令人心跳的成熟風韻,聲調本已隱帶無限柔媚,尾音偏偏還要往上一挑,勾得司徒玉龍心臟急跳,滿腔怒火剎那消失一空,煞是玄異神奇。

意念微妙變化之間,司徒玉龍就此乖乖聽話,恭敬地退出了主艙。

“咯、咯……”

風鈴兒的玲瓏身子笑得前俯后仰,對著司徒玉龍離去的背影嘲諷道:“娘親,這家伙整天裝模作樣,還以為本小姐不知道他平日干得齷齪勾當;哼,要是女兒的九氣玄功能有娘親那么高深,一定讓他當眾學狗叫!”

風漫雪對自己這個有點刁蠻的女兒大感無奈,搖頭一笑,以很低的聲調囑咐道:“鈴兒,不管司徒玉龍是不是好人,咱們與飛虎山莊聯手都是勢在必行,青天軍十萬主力已快斷鹽,無論如何,咱們都要搶下這批私鹽!”

紫衣少女活潑地吐了吐,做了個鬼臉,隨即郁悶嘆息道:“要是咱們有法子征服死島就好了,打仗就是勝利了,也會死好多人,唉!”

玉女宮主也看向了海圖,目光久久停留在那標示著死亡標幟的孤島上,感慨嘆息道:“唉,為娘也不想打這一仗,漕幫雖然與貪官勾結販鹽,到底也算是武林同道;可惜咱們找不到新鹽路,要是有法子征服死島就好啦!”

母女倆對著海圖同時一聲長嘆,紫衣美婦更凝聲道:“得私鹽可得天下,得死島必得私鹽,可惜無人有那等能耐,接近死島的船只沒有一艘不被暗流絞碎;嗯,鈴兒,時間差不多了,咱們出去吧。”





第一集:異界私鹽 第02章 被困孤島

砰得一聲,雙方戰船終于碰在了一起,漫天箭雨拉開了私鹽大戰的序幕。

一把飛爪狠狠抓住了漕幫的船舷,穿著簡陋藤甲的青天軍士兵蕩繩而來,剛到中途一枝利箭就射穿了他的胸膛。

中箭的士兵沒有墜落大海,而是被同伴當做了擋箭的盾牌,向敵人戰船狂沖而去;轉眼之間,尸體就變成了刺猬,而青天軍的戰士也強行沖上了敵船。

兩軍交戰沒有道德可言,有得只是生死變幻,拉弓射箭的前排漕幫士兵還未來得及拔刀迎戰,一抹寒光已劃破了他們的咽喉。

“呀——”

血腥混雜在海風中,吹入了所有人的鼻孔內;一個青天軍高手揮刀如風,一刀就砍翻了兩個不會內功的漕幫水手,不待他出第二刀,后排的兩個漕幫水手猛然扔掉了弓箭,大吼著向前一撲,抱著青天軍高手一起墜入了大海。

一入水面,功力低微的漕幫水手立刻威力倍增,左邊一人靈活地纏著了對手的兵器,另一人手中匕首又狠又快刺破了水浪。

匕首從背心沒柄而入,海水瞬間變紅,三人身形一錯,海中又添了一抹冤魂;下一剎那,青天軍一片利箭從船上射來,兩個漕幫水手也變成了亡魂。

戰場的血腥飛速蔓延,慘烈的殺氣充斥了海面,只懂官場無形殺人的趙知府已經雙腿發軟,王震一邊揮動令旗,一邊傲然道:“大人放心,在水中,我漕幫弟子定然戰無不勝。”

王震話音未落,手中令旗動作一變,先是一群漕幫高薪聘請的江湖雇傭兵蜂擁而出,緊接著上百身著魚皮水靠的漕幫魚人悄然滑入了水中。

不到一盞茶的時間,趙知府就體會到了金錢的好處,重金請來的高手果然厲害,不僅將跳上己方戰船的叛軍殺退,而且還順勢殺了過去,青天軍抵抗一會兒過后,丟下幾條被魚人鑿穿的快船,倉惶逃離。

大小戰船開始移動,王震高聲命令漕幫弟子追殺不休,一直追到了接近揚城海港的峽口。

漕幫人馬追得雖猛,但卻前后失去了陣型,青天軍看似慌亂,實則有條不紊;風漫雪已看到了飛虎山莊埋伏的戰船,豐潤玉臉喜色浮現,青天軍戰船迅速陣勢變化,等待漕幫自投羅網。

飛虎山莊新建不久的戰船主動迎了上來,旌旗招展,寒光閃爍,果然兵強勢大;風漫雪本要揮動反攻的令旗,但無意間的一瞟卻令她突然神色大變,不妙的預感強行浮上了武林美婦的眼眸。

她不僅看見了司徒玉龍,還看見了一個中年陰沉男子——飛虎莊主司徒飛虎,一個不應該在這兒出現的絕頂高手。

萬千疑惑剎那間閃過,聰慧過人的玉女宮主第一時間急聲命令道:“左右二使傳令,立刻撤退!飛虎山莊是內奸!”

風漫雪的命令還在唇邊激蕩,箭雨已從后方鋪天蓋地而來。

“父親,活捉風鈴兒,孩兒要調教她!”

司徒玉龍俊臉依然,但卻多了七分邪惡,司徒飛虎縱聲大笑道:“玉龍放心,你要小的,為父要大的,哈哈……修煉素女功的女子可是人間極品。”

奇兵變成了敵兵,大戰的勝負再沒有了
小提示:按 回車 [Enter] 鍵 返回書目,按 ← 鍵 返回上一頁, 按 → 鍵 進入下一頁。 贊一下 添加書簽加入書架
北京单场赔率真傻逼